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
 
查看: 221|回复: 0

卢殊润:后来,所有的光芒都为我点亮

[复制链接]

468

主题

498

帖子

200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2005
QQ
发表于 2020-5-22 13:42:1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作者基本情况:

卢殊润,来自麦田名校工作室,毕业于合肥九中,曾获得全国国学比赛二等奖。现录取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创作专业(全国18名,安徽第二)该专业是中戏立校专业之一,学制5年,每年仅招20人,19年录报比高达128:1。

后来,所有的光芒都为我点亮
文 / 卢殊润

今天早上收到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录取通知书,并没有太激动,只觉得一切终于都尘埃落定,一切在艺考时经历过的,都成为未来可以朝人笑语的资本。我的确足够幸运,世界也终于跟我握手言和。


我一直是个平常人,没有令人惊艳的容貌,没有富可敌国的家世,成绩不好不坏,不聪明也不傻,在芸芸众生中并不特别出挑。也许能写点东西是我唯一特殊的地方,但只要有纸笔,人人都能成为所谓作家,也就并不多稀奇了。

从幼儿园开始,许许多多的人就喜欢喊我小才女,让我觉得这词太轻太没份量,因为没有任何的判定标准来证明我是或我不是。当然如果是王小波式的判定方法倒是简单——第一我性别上是个女性,第二我认识字我还能看点书,能随口扯两句酸文假醋——


不过这个称呼倒是证明了我很喜欢看书,看吧,当个所谓才女就是这么简单。

正因如此,我才会选择编导专业作为我的归属。

因为高二暑假时我认真思考了下未来,发现按我目前的成绩,最好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上个普普通通的一本,能考到合肥学院都算是烧了高香。而我读的书令我耽于不切实际的幻想,初一时我曾写过一篇作文,里面写到我未来想要去读北京大学历史系,高一时我也曾和朋友聊过想去北大读中文的愿望,我的心气可见一斑。而我拿过中华之星的二等奖,也在语文副刊上发过作文,总不想这么沉沦下去。

我们都读过月亮与六便士,虽然我极度憧憬“满地都是六便士,他却抬头看见了月亮”,但也知道这不过是文人笔法,非常罗曼蒂克的幻想,大多数人活于世,总也需要些外物来证明自己,我非陈寅恪,当世也非中华民国,拿张三流学校的毕业证出门实在说不过去。所以想着抄个近道,走艺术混张文凭,真是很没有情怀的想法,一点都不文青,不过我本来也不算典型文艺青年,就无所谓。

  

后来就在学弟的介绍下认识了我的专业老师,度过了一段乌托邦式的艺考时光。备考期间满心满眼只有背不完的文常,写不完的影评,看不完的电影,编不出的故事,和一步步朝我走来的光辉未来,目标非常简单但也非常快乐。

  

省统考很顺利,全省62名,如果我就此放手回去学文化课,也足够走个很好的一本,我的虚荣心也能被周围同学的羡艳目光所满足。而我却固执的要继续校考。和从前一样,我总有一种完美主义的固执想法,不然就不做,不然就做到最好。在我的政治笔记本第一面,我写上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名字。

而校考其实并不顺利。我一心想要去读戏文,而中传和南艺的戏文在初试就刷掉了我。那时我开始怀疑我究竟能不能考上中戏,我究竟是不是那个被神选中的孩子。在从宾馆到下一个宾馆,从一个考场到另一个考场的过程中,我着实感受到什么才是“烈日灼心”。

中戏的初试刷人很多,我写完试卷出来就心灰意冷,对自己的散文毫无信心,可却意外收到了初试通过的消息。去北京考复试的火车上,我对着卧铺顶端微弱的光,望着窗外的一片黑暗,在摇晃的车厢里彻夜难眠。

于是我在手机上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:


我在中戏的面试其实表现的是有些糟糕的。我坐在空旷的教室里,紧张的手心满是潮湿,面前是五位中戏的老师,而我总有张爱玲小说里周四小姐的感觉,自己就像置身于缩小版的空间里,大脑一片空白,肉体狼犺而笨重,总是担心弄坏什么,所谓灵魂也不一定轻盈,说不定砸下来摔个粉碎。所以我没答几个问题就跟老师面面相觑。

这时老师问了我一个问题:“在同学老师的眼里,你是什么样的人?而在你眼里,你自己又是什么样的?”

我说:“在我同学眼中,我是一个看上去不是很好接近有点冷漠的人,玩熟了就很活泼。而老师眼中我很乖巧。至于我自己,我很抑郁,我很容易自卑又很自傲,情感很丰沛,故而感受力很强。我觉得我是一个奇怪的人,我就像廖一梅说的一样,对现实过敏,我宁愿把自己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,独处是我修复自己的过程。也许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一个奇怪的人。”

罗曼罗兰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那就是在看清生活的本质之后仍然热爱生活,我想在学艺考的过程中,我正在努力和更多人接触,跟生活和解。

高考结束以后我跟朋友聊天,说了这样的话。



也许我依旧是一个奇怪的人,也许艺考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改变,但我觉得一切的经历都值得。最后我也只拿到了中央戏剧学院这一张合格证,但是足够了。这是我的月亮,我终于抓住了月亮。

最后想送辛弃疾的一首词给为了未来努力拼搏的人,也送给我自己,得以偿慰曾经受过的苦难。

“白苧新袍入嫩凉,春蚕食叶响回廊。禹门已准桃花浪,月殿先收桂子香。


鹏北海,凤朝阳。又携书剑路茫茫。明年此日青云去,却笑人间举子忙。”

祝你,永不放弃希望,永不停止生长。


安徽艺术教育综合服务平台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